咨询电话:400-8787-666

拆违决定胜诉案例

当前位置: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拆迁官网 > 胜诉案例 > 拆违决定胜诉案例 >

【胜诉故事】街道办欲把“强拆”比“拆违”,冠领律师出手两审均胜诉

文章来源: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 阅读: 发布时间:2021-12-03 18:38 字体: [ ] 关键词:冠领律师事务所

  2020年,受疫情影响,一些个体户被迫停业。宁夏银川的马大姐也没有幸免,但是,屋漏偏逢连夜雨,马大姐在这一年不仅经历了经济危机,还摊上了一件大事……

  事情要从2007年一次旅游经历讲起。当年,马大姐和工友结伴去内蒙古旅游,机缘巧合之下参观了当地牧民的奶牛养殖场,顿时受到启发。马大姐觉得,宁夏当地居民以牛羊肉为主要肉制品,和内蒙古的市场非常像。如果自己也建立养殖场生产奶制品,说不定能打开当地市场。

【胜诉故事】街道办欲把“强拆”比“拆违”,冠领律师出手两审均胜诉-图1

  说干就干,马大姐回家之后物色了一处现成的养殖基地,谈好价格后就和村民签订了转让协议。保险起见,马大姐让村委会出具了证明,还对转让协议进行了公证。处理好这一切,她的养殖场就风风火火投入生产了。

  为了生产符合标准的有机奶,马大姐严格按照养殖场标准,选取品种奶牛进行繁殖。从空气、温度、湿度、光照等多方面精心照顾奶牛。养殖场在马大姐的悉心经营之下,效益越来越好。

  2012年,马大姐得知养殖场被纳入征收范围。征收项目开始之后,附近居民先后都签订了补偿协议,只有马大姐和另外两户奶牛养殖场经营者没有签。毕竟要想生产出有机奶,对养殖场的选址要求非常严格,既要地势符合标准,还要采光充足。马大姐多次调研后才选了现在这个位置,如果搬迁不仅代价大,还影响奶牛产奶。

  原本就不愿搬迁,再加上补偿金额过低,马大姐拒绝签订补偿协议。显然,征收部门不会考虑牛的感受,不过好在项目涉及范围大,征收部门一时顾不上马大姐这颗“钉子”,这件事就这么拖了下来。

  时光一晃就到了2020年。这一年,受疫情影响,养殖场效益大不如从前。马大姐想通过投入一批新机器,减少人工成本。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街道办竟然组织人员强拆了她的养殖场!

  马大姐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,自己这些年全部心思都在牛身上,没想到最后自己和牛变成了流浪汉。马大姐擦擦眼泪,一纸诉状将相关部门告上法庭。并将案子委托给在拆迁方面经验丰富的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。

【胜诉故事】街道办欲把“强拆”比“拆违”,冠领律师出手两审均胜诉-图2

  律师了解案情后,安慰马大姐道,街道办只是政府的派出机关,不具有土地管理行政职能。如果要行政强拆,应当向法院申请,由法院执行。街道办既不能责令交出土地,也不能实施强拆,这种强拆行为显然是违法的。

  马大姐原本还有些犹豫,毕竟“民告官”底气不足,但听到律师说街道办压根儿没权力拆她的房子时,她顿时多了一些信心。

  心里不着急了,思路也清晰了。经过整理材料,马大姐又拿出一张《关于拆除养殖场违建房屋的情况说明》,说街道办曾经下达这个文件,称她的房子是违建,他们因此才拆除房屋,和征收没有关系。

  律师笑了笑,解释道,马大姐从村民手里合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权办起了养殖场,这点有村委会能够作证。街道办虽然自称以违法建筑为由对养殖场进行拆除,但拿不出任何证据来。打官司打的是什么,不就是这样的证据吗?

  经过与律师反复沟通,马大姐信心十足地出了庭。果然,一审法院经过审理,判决街道办实施强制拆除的行为违法。街道办不服,提出了上诉。冠领律师沉着应对,二审也取得了维持原判的好结果。

  至此,本案尘埃落定。目前,马大姐已经在律师的帮助下申请了国家赔偿,相信最终的赔偿结果不会让她失望。

  本案督导律师:周旭亮任战敏

  本案代理律师:滑若云、刘子佳律师

  胜诉判决书

【胜诉故事】街道办欲把“强拆”比“拆违”,冠领律师出手两审均胜诉-图3
【胜诉故事】街道办欲把“强拆”比“拆违”,冠领律师出手两审均胜诉-图4

  撰稿人:高婷

  审稿人:张冠彬

  稿件类型:原创A

联系我们
地址:

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庄胜广场中央办公楼5层、6层、15层

电话:

400-8787-666

乘坐地铁2、4号线宣武门G口出